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实验室里女友骚
实验室里女友骚

实验室里女友骚

晚上9点后,学校实验室里那个用功的家伙终于走了,但是对面实验室还有一个家伙在学习,由于实验室对很多地方都是玻璃的,让我们还是不敢大胆地做,但是她首先等不及了,首先把手伸到我裤子里面去了,抓住我的肉棒就慢慢地套弄起来。


  我当然知道她很想要,她是哪种快热型选手。


  我也伸手到她的裙子里去摩擦她的小穴,正准备伸进内裤时,发现直接摸到了湿漉漉的一片。


  “你的内裤呢?”


  “吃完晚饭回来我就到厕所脱了,一直等那些家伙走,妈的,星期五晚上还用功用这么久。”


  “他们走了又怎么样?对面那个变态还没走,每次都是等他。”


  “我们到角落的洗脸池那里去,他看不到。”


  “又是角落,每次把我自己这个台子收拾干净都没用上,把你压在下面搞才舒服,还是上次把你压在草地上舒服,可惜现在太冷了。”


  “算了吗!我们快点搞,要不然回去晚了,阿姨会向我老妈告状的,以后就要更早回去了。”


  拉了把椅子,我就坐上去,海怡(我老婆/ 女朋友的名字)马上就跨坐上来,妈的,已经是湿漉漉地泛滥成灾了,硬邦邦的肉棒不用对齐就滑进去了。


  一上去,她就自己颠起屁股,上下套动,虽然海怡很激情而且溶液流水,但由于我们做的并不多,而且不的肉棒也不是很粗,所以她的小穴还是很紧的,但我不太喜欢这种姿势,所以激情来的不是很快,她可不管那么多。


  “唔┅┅真舒服┅┅哥哥的鸡巴插的妹妹爽死了┅┅哦┅┅好哥哥┅┅用力插我┅┅对┅┅用力┅┅插死我这淫荡的妹妹┅┅”


  其实她比我大,平时老我叫她姐姐,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自觉地叫我哥哥。


  “哥哥,你在下面也动啊!我往下撞得时候,你象以前那样往上顶,那样才插的深——快啊!!!!”


  其实我不太喜欢她老是对我发号施令,搞得我很自卑,尤其是今天,我都把试验台收拾得干干净净的,还是没有用成,把她压在下面使劲地抽插才能让我很爽,好像这样才能显示出我的利害与优势似的。所以当天我没有很大的激情,但是还是很配合的在下面抽插,总不能让她光着屁股白等了一个晚上吧。


  “哥哥好棒┅┅这次鸡巴┅┅更┅┅更大了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婷婷爽死了┅┅就是那里┅┅哥哥干那里┅┅喔┅┅妹妹┅┅会死掉┅┅啊┅┅”


  其实我很害怕她这样叫,虽然她刻意压低声音,但激情之处就忍不住了,尤其是她高潮来时喷阴精的时候,总是“啊”地大叫一声。


  突然间,她的“啊”就来了,瞬间淫水就汩汩地往外流,弄得肉棒和大腿上都是。


  以前,这个时候我会狠狠地抬起她的屁股,把她按在水池上不要命地抽插,因为水多插起来特别顺利,很容易射精。


  但是,当天不知为什么,也许心情不太好,我没有那样做,海怡也很奇怪,也开始后悔。她每次搞完都后悔,后悔只顾自己爽,今天看到我没有狠狠地搞她,而且一点激情都没有,就更难过了。


  每次搞完都是她收拾残局,以前她总是用她的内裤擦我肉棒和大腿上的淫水,用我的内裤去擦她的小穴,然后又两个人都穿回去,她认为湿漉漉地很有感觉,我倒也无所谓。


  今天不同,看到我不高兴,她就用自己的内裤轻轻地给我擦干,然后再给自己擦,可是就不要意思再穿了,因为已经可以拧出水来了。


  “宝贝,哥哥,你怎么了?”


  这是她第一次在我的肉棒没有插入她小穴里时叫我哥哥,这一叫还很受用,让我反过来要安慰她。


  “没什么,今天没有什么激情,你舒不舒服啊?”


  然后伸手去,隔着内裤摸她的小穴,内裤简直像洗过一样。她把内裤拉到一边,拉着我的手去摸小穴,我就伸了两个指头插进去,来回抽插,表示自己已经没有事情了。


  以前喜欢让她用小穴夹我的手指,今天没叫她就直觉地夹了起来,我也就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快都深,海怡竟然有点兴奋,屁股又在前后摆动,象在跟肉棒插一样。


  突然一股淫水喷射到我手上,海怡竟然又高潮了,而且又喷了不少淫水出来。


  我来了一个恶作剧,把手指迅速抽出,插进海怡张开的小嘴里,她猛然抓住了我的手,好像很不高兴,因为以前她从来不跟我口交,更不要说吃我的精液或者甚至她自己的淫水了。


  我也感到这个玩笑开大了,正准备把手指抽出来,海怡竟然先松开了自己的手,而且合拢了双唇,开始轻轻地双唇和舌头舔起来,这让我突然间很兴奋。


  我一把转过海怡,把她放在椅子上,屁股朝上,双手和头都抵在地上,而屁股和下半身留在椅子上。迅速分开她的双腿,重新硬起来的肉棒很顺利地插入了海怡水淅淅的小穴,然后就用力地抽插起来,也不管海怡是不是因为这个姿势很难受。


  不知道怎么搞的,肉棒已经很硬了,而且这个姿势也让我心里感到很爽,但抽插起来快感好像不强烈,估计是因为收拾了一个下午的试验台没有用上的缘故。


  不断地抽插,海怡在不断的呻吟,不知道是很爽还是这个姿势不太好受。但是,我自己反而感到肉棒在慢慢变软,一会竟然滑出了海怡那个水淅淅的滑腻的肉洞,随即海怡的呻吟也停了,然后自觉地爬了起来,充满歉意地看着我,然后用她那已经湿得不能再湿的内裤给我擦干肉棒,就穿了回去,连自己的肉穴。


  为了打破当时的沉闷气氛,海怡故意看了看表,“已经10点半了,我要回去了,你还送我吗?”


  我正要说“不送”,但看到海怡一脸的沮丧和歉意,想到这又不是她的错,我还是答应了送他回去。


  两个人一直无话,走过20分钟的路,就把她送回家了。


  【完】